日前

2020-01-16 20:05

近年来有一种说法,认为东亚地区存在“二元结构”,即周边国家在经济上依靠中国,在安全上依靠美国。基于这种判断,一些舆论认为,中国应该通过经济手段对挑战我国家安全的国家给予惩戒。

近期,美国政界和战略界在关于南海问题的讨论中,多次强调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的重要性,意在削弱中国对周边国家的经济影响力,通过从经济与安全双领域入手构建和稳定其主导的国际规则与国际秩序。因此,中国对“一带一路”的定位,应该是着眼于大战略的设计,通过加快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通过务实合作促进合作共赢,而这种合作共赢理念,需要体现在政治、经济、安全、文化等对外合作的方方面面。同时,中国通过管控和处理领土领海争议,正在不断尝试构建以海洋问题为核心的安全战略,这两个领域的战略构建,意味着中国周边大战略呼之欲出。(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亚太安全与外交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成果的取得,说明“一带一路”是时代的要求,是适应中国自身发展与世界需求应运而生的。正如2015年3月,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发表演讲时指出的,“一带一路”合作倡议契合中国、沿线国家和本地区发展需要,符合有关各方共同利益,顺应了地区和全球合作潮流。

但是笔者认为,与美、日,甚至一些欧美国家相比,中国对周边国家的经济影响力仍然有限。仅以中日比较为例,在贸易方面,虽然目前中国与东盟的贸易额是日本的2倍多,但从贸易结构来看,中国较日本而言亟待国内产业升级和贸易结构优化;从投资方面来讲,虽然中国对东南亚的投资流量增速快,但存量有限,而日本在东南亚的投资存量是中国的近四倍;在援助方面,日本政府发展援助高度机制化,是贸易和投资的补充,且注重社会基础设施建设和文化社会建设等民生项目,而中国对东南亚的援助总量少、国别分布单一,尚未形成很大影响力。上述判断的政策含义是,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拥有世界第一的外汇储备,中国应该发挥经济优势,通过“一带一路”建设,加强与周边国家的区域合作,才能真正实现互利共赢,构建稳定的周边环境。

日前,“一带一路”倡议的牵头设计单位之一国家发改委在网站刊文称,以“五个一”(一项顶层设计,一系列国际共识、一揽子合作协议、一批建设项目和一个支撑保障体系)为标志,“一带一路”建设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果。

“一带一路”无疑具有强大的生命力,而稳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让其更好造福沿线国家和地区的人民,仍需要更多的战略耐力。

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后,中国周边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一方面,中国同周边国家的经贸联系更加紧密;另一方面,受亚太地区力量格局的变化,以及美国及其军事同盟的战略调整的影响,中国周边安全形势趋向复杂化。